您的位置: 菏泽信息港 > 育儿

综武侠吾命将休

发布时间:2019-06-24 16:31:26

这江湖,离了谁, 它都还是会转。卐杂の志の虫卐但离了陆小凤, 江湖转是转了, 却少了许多八卦和滋味, 他的朋友们少了个可以喝酒的朋友, 反派们搞阴谋都多了几分底气。三年多了, 陆小凤这只死鸟到底跑哪里去了?而且还是带着花家七公子一起跑了,莫不是真像江湖八卦传的那样,因为花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私奔了?司空摘星越想越觉得对头,啧啧啧, 陆小鸡啊陆小鸡,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今天司空摘星接了个单子, 要偷的是岭南秦家的一尊观音玉佛,这玉佛秦家得来的不干净,藏着掖着还是被人发现了, 有人在黑市找他下了单, 白银五千两, 多棒, 他麻溜地就接下了。回自己的一处据点准备了东西, 司空摘星给自己换了张脸, 骑着小毛驴扮作行脚商人南下, 走到岭南, 荔枝刚刚成熟。他想来是个贪嘴的, 等他偷了玉佛, 路过荔枝园,实在没忍住偷吃了两个,就在他剥第三个的时候,只听得卡拉一声,荔枝树整个儿裂了!司空摘星吓得刚要逃窜,脚下却停住了,因为他见到了一位阔别许久的朋友,唔不对,是传闻中私奔的一对狗男男!这两人还手拉着手,肩上还背着个大包裹!妥了妥了,他要去书肆匿名投稿!“臭猴子?”“七童,咱们回来了?”陆小凤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丝欣喜,一丝难过,不过他很快掩饰了过去,窜过来架住了司空摘星。“喂——你干嘛,男男授受不亲啊!”“……司空摘星你脑子坏掉了?”“我看你才是,没个声响跟人私奔到岭南来了,你知道你的红粉知己们有多么伤心吗!”司空摘星自觉发出了真相的声音。“什么私奔?!”陆小凤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离家出走了,他的手有些痒,止不住地想将司空摘星的脑袋按在荔枝树上摩擦。“卧槽陆小鸡,咱们可是朋友!”“友尽了!”花满楼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只瞧见满院的荔枝树,今天他又能看见了,看着手上的宝剑十五城,他脸上的笑意渐浓。但很快,他的笑容就裂在了脸上。因为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的吵闹,非常成功地引来了主人及……玉佛的守卫者。“我和他不认识,秦老爷你看,我是来吃荔枝的!”司空摘星将玉佛一送,非常坦然地开口。……这友情,是非常的塑料了。陆小凤也不是善茬:“大胆小贼,人赃并获,你还有何话可说!”秦老爷:……你们这群戏精!“还不快跑!”花满楼次被人当贼撵着追了十里地,岭南秦家的人甚至打上了他手中十五城的主意,玉佛换宝剑,想得倒是美!但陆小凤陆麻烦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一尊玉佛牵扯出江湖五十年前的灭门案,等到灭门案水落石出,陆小凤回归的消息,江湖人就都知道了。同时,花家七公子得了一柄绝世宝剑的消息也传开了。一个艳阳天,花满楼赶到了扬州城外的锦绣山庄,花如令从收到儿子报平安的信件后就一直在等儿子回来,今日,他的七童终于回来了。亲人相见,自然温情。陆小凤没有亲人,但他从来不把自己当花家的外人,于是他心安理得地在花家的客房里住了七日。七日后,一位江湖地位非常的客人敲响花家的大门。“西门,好久不见啊!”这回,是真的许久不见了,西门吹雪点了点头,他修的无情剑,本该越来越没有人情味的,但西门睿那小子实在皮得很,即便是圣人都能气出毛病来,把冰山融化,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西门吹雪的剑法,依然凌厉非常,却莫名有了一丝平和之气。“你是冲着十五城来的吧?”西门吹雪坦然地点了点头。陆小凤猜都能猜得到,一个剑客听到有好剑,总是比一般人跑得快一些的:“十五城是七童的剑,你要问过他的意思。哦对了,一霸呢?”西门吹雪还没开口,外头就有个俊秀少年提着两个礼盒进来了。“陆叔叔,花叔叔,礼物!不用客气,一点儿土特产!”西门睿今年已经十二虚岁了,他这些年跟着亲爹五湖四海地跑,性格是越来越开朗了,“哎,花叔叔不在啊?”不过……土特产这个名词,唔,真不愧是那位教养长大的,一模一样啊!“哎,礼轻情意重,陆叔叔有给睿儿带礼物吗?”“……没有!你陆叔叔我,穷得要命!”陆小凤摊开手,一副光棍的模样。西门睿一脸失落,瞅着自家亲爹,亲爹非常上道地就开始放冷气了。“喂——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了,喏,这是你的。”又翻了翻,翻出一小块精铁,递过去给西门吹雪,“喏,这是你的。”西门吹雪终于正视了陆小凤,左看右看,终于开口:“你是叫陆小凤吗?”陆大侠难得,有那么点难过了。刚好,花满楼也提着十五城从外面回来了,他三年未归,花如令总得带着他到祖宗面前报个平安,已去了三日了,今日刚好归来。“花叔叔,睿儿好想你啊!”跟着他爹吃得不好睡得不好,他简直太想念扬州城的酱鸭、烧鹅、大肘子了。“睿儿来了?”西门睿又是一阵撒娇,他觉得自己年纪还好,半点没有心理负担:“哦对了,花叔叔知道吗,天上下红雨了,陆叔叔竟然发了大财送了一把这么好的匕首给我!”花满楼一想,便明白了:“是,是走了大运了。”西门吹雪看着桌上的精铁,心头闪过一丝狐疑,不过他向来不关心朋友经历了什么,总归全须全尾在呢。“可否,借剑一观?”西门吹雪和花满楼从来不是朋友,他俩虽然都是陆小凤极好的朋友,却偏偏不是朋友,但见面的时候,倒也没有太冷淡,至少花满楼也没有拒方。“可以。”西门吹雪接过剑,入手竟是难得地温润,就像……花满楼这个人一样平和,可平和之中,隐隐却有傲骨在。“好剑。”却并不适合他。不过只要是好剑,剑客都会喜欢。西门吹雪拔剑而起,便引剑招而舞,一个剑痴得了剑,旁人就不在他眼中了。“睿儿可是饿了?”西门睿一听,立刻眼睛一亮,他将匕首揣进怀里,狠狠地点了点头:“嗯嗯嗯,饿了,我爹吃什么都无所谓,我和他刚刚从雪山上下来,花叔叔你看我脸上的幸福肉都要掉没了!”“……”你花叔叔我其实看不见。不过对小孩子,花七公子还是非常纵容的。酒足饭饱,很快天也黑了下来,西门睿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已经累得趴在桌上睡着了,陆小凤刚要把他架起来送回房,西门吹雪终于停了下来。他还剑入鞘,递了过来:“好剑,好好珍惜它。”倘若是从前的西门吹雪,是绝说不出这样的话的,谭昭曾经的安排,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成功了的。“我会的。”“冒昧问一句,此剑是何人所铸?”花满楼一时语塞,他并不擅长撒谎,于是他选择了沉默。“我在剑柄上,看到了一个‘谭’字。”西门吹雪也不是追根究底的人,他见花满楼不说,便提着自己的剑离开了,至于儿子,他相信两人回照顾好的。“七童。”“我没事。”陆小凤将小猪仔一霸送回客房,自己却再没了睡意,不过他难得地不想喝酒,就只翻到无忌上躺着看星星。星星啊,当真是神奇的存在。“你这三年,去了哪里?”陆小凤瞥过西门吹雪,摇了摇头:“你可不是会关心这种事的人。”“你变得有点不同,显然你遇到了能影响你的人,能影响你和花七公子的人,这世上并不多。”“……次听到你说这么长的话,你猜到了?”于是西门吹雪也抬头看星星,再也没有说话。院子的另一头,西门睿抱着油灯,看着匕首内侧小小的三个“致一霸”,差点哭出来,他拼命压抑了一下自己,又觉得有点委屈。二叔,二叔为什么还不来看他!想念一泄,便再也受不住了,他赤着脚冲到花叔叔的房门口,抱着匕首想敲门却没动,直等到房门从里面开了,他才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开口:“花叔叔,二叔、二叔他还好吗?”“嗯,他很好。”西门睿心里的空洞却越来越大,他早几年便对生死有了了解,他也明白以他二叔的性子绝不会甘于平淡,但他始终不敢相信,直到……他看到这柄匕首。他几乎是带着哭腔问的:“二叔他……是不是死了?”花满楼看不到西门睿惨白的脸色,但他却能够想象得到,他心疼地摇了摇头:“不,他没有,他还鲜活地存在着,你看这柄匕首上头的火气都还未消,这是你二叔亲手铸造给你的生辰礼。”“真的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千真万确。”西门睿忽然想起了什么,擦了擦脸,直接奔了出去:“陆叔叔,大坏人!你又骗我!和分明是我二叔送我的礼物!”西门吹雪在屋顶听到儿子的声音,只觉世事奇妙,不外如是。

安徽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秦皇岛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益阳治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