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现代愚公”斯那定珠的逐梦史:倾尽所有开山筑路

2018-11-07 18:22:33
“现代愚公”斯那定珠的逐梦史:倾尽所有开山筑路 巴拉格宗,这个四字地名曾经在地图上无处可寻。

比不上平原上的村庄那般一绵延数里地,家家都是一个姓的气势,中国还有很多巴拉格宗这样的小村庄:幽闭,安详,不为外人所知。

巴拉格宗位于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县尼西乡,地处三江并流的核心区。

造山运动在这里冲击、撕裂、挤压。

田地割裂,山口闭合,将人生生地被裹挟在了山里。

世居在此的的藏家人固守着祖宗留下的大山,耕牧交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与世隔绝的巴拉村 只是人却越来越少:日子太苦,逼得人紧赶着要逃出去,只留下“没本事”的,守着村前的佛塔一声叹息。

不是不爱家,是太难太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2001年,云南省宣布,久寻不现的香格里拉就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这一下子,原名中甸县的香格里拉火了,曾经寂寂无闻的小县城建机场,修公路,弄旅游,GDP蹭蹭往上窜。

据报道,当年迪庆州旅游接待人数达124万人次,旅游社会总收入接近9亿元。

老百姓享受着旅游业给生活带来的巨变。

而这一切,似乎与山里的巴拉格宗无关。

这里的大峡谷山高水险,重要的是,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看个病都要靠驴驮马拉好几天,还谈甚么旅游? 这就是曾的巴拉格宗,守着金饭碗受穷-----直到斯那定珠的出现。

大山的孩子“斯那定珠” 巴拉村“大逃亡”:群山围困穷得没裤子穿 2014年8月的一天,50岁的斯那定珠开着越野车,在盘山的公路上行驶着。

这条路弯道很多,他车速却不慢---怕什么呢?对他来说,这些弯道就像自己的孩子,哪里拐,怎么拐,他都门儿清。

这条路的每一公里,每个拐弯,都他当初一笔一笔画出来,一尺一尺测量建出来的。

斯那定珠,云南迪庆州香格里拉县尼西乡巴拉村民小组村民,中共党员,现任香格里拉巴拉格宗生态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

这个巴拉村的“野娃子”,一个大山里走出的藏族汉子,以一己之力,为故乡修了一条宽6.5米,长35公里的柏油公路,打开了巴拉格宗的大门。

弯弯曲曲的盘山路延伸到巴拉村村口,斯那定珠完成了儿时的梦想。

摄影:赵钊 1964年出身的斯那定珠180多的大个子,脸膛黑地犹如尼西乡生产的黑陶般。

他爱抽烟,一根接一根。

酒量也很大,据说白酒能来好几瓶,喝得满桌找不到人,在别人眼里,他是“真男人”。

“真男人”斯那定珠出身在巴拉格宗峡谷处的巴拉村,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相传,巴拉格宗曾居住着一名英雄斯那多吉,他与妻子仁称拉姆抛弃了世俗的繁华,来到神山脚下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