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信息港 > 旅游

明朝人骂一句魏忠贤后被浇滚烫沥青活剥皮

发布时间:2019-06-11 20:06:40

  核心提示:锦衣卫的情报网络已是非常发达,三厂的监视技术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据《明史》记载,明熹宗时,太监魏忠贤提督东厂,“民间偶语,或触忠贤,辄被擒戮,甚至剥皮刲舌”。民间偶语,东厂立即便能知悉,仿佛人人身边都设有窃听器。

  本文摘自:《人民文摘》2014年第5期,作者:吴钩,原题为:《明朝的“人肉”窃听》

  明初有两个官员,都姓宋:宋濂、宋讷。这一日,宋濂大概遇上了开心事,叫了几个朋友宴乐饮酒。宋讷则碰到一件闹心的事情:他的一件茶器被国子监几个学生撞倒、跌碎了。可能茶器比较珍贵,宋讷很生气。

  第二天上朝,朱元璋笑眯眯地问宋濂:“宋爱卿,你昨天是不是喝酒喝高了?”宋濂不敢隐瞒,说:“是的,陛下。”朱元璋又问:“坐客为谁?馔何物?”宋濂都照实回答。朱元璋听了很高兴,说道:“诚然,卿不朕欺。”宋濂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欺骗皇上。原来,皇帝早已“密使人侦视”,暗中派了情报人员盯着宋濂,将宋濂请客饮酒的全过程了解得一清二楚。如果宋濂刚才说的有一句假话,立即就犯了欺君之罪,保不准会被朱元璋砍了脑袋。

  朱元璋又笑眯眯地问宋讷:“宋爱卿,昨天你又为什么生气啊?”宋讷心里暗惊,老老实实回答:“昨天学生打碎了一个茶器,我心中惭愧教导无方,所以生了闷气。陛下何自知之?”朱元璋回手一招,叫太监给了宋讷一幅图画,画的正是宋祭酒,“危坐,有怒色”。宋讷赶紧跪下来谢主隆恩。原来,朱元璋暗中安排了擅长速写的特务监视宋讷,特务将宋讷生气的形态都活灵活现给绘制下来,呈交皇帝。

  这两件事,显示了明代窃听系统的发达,当时可能每个大臣的身边,都有卧底或者暗中埋伏的情报人员监视着。朱元璋生性多疑,对治下的官吏军民极不放心,安插了众多监视的耳目。这些密探并不隶属于政府,而是直接对皇帝负责,每日他们监听到的大臣动向包括私生活情况,都要汇报给皇帝。

  布控耳目、监视臣民并不是朱元璋的独创。中国历史上战争频繁,政治斗争层出不穷,出于军事安全或政治安全之需要,很早就出现了负责窃听的情报人员。

  秦代之后,历朝都设有为政府服务的情报机构或情报人员,负责监听敌人的军事举动与臣民的隐情。如汉代的“直指绣衣使者”,便握有监察官员和王公贵戚违制行为的大权,必要时还有权调动军队、诛杀官员。唐代时,武则天在内廷“丽景门”内置立制狱,令来俊臣等酷吏审理案件,凡入丽景门者,百不全一,时人称丽景门为“例竟门”,意思是说这个鬼门关进去了就出不来。“例竟门”也具有监听群臣的功能,来俊臣还著有一册《罗织经》,便是一部“特务行动指南”。宋代的“皇城司”也负有特务职能,史载“皇城司遣亲事卒四十人于京城伺察”,监视官民动向,不过皇城司的规模有限,而宋代皇帝“虑其恐喝骚扰”,对其权力也作了限制,并没有执法权。

  到了明王朝,特务系统与窃听网络才突然变得高度发达起来。朱元璋先是设立“检校”,类似于秘密警察,由亲信文武官员充任,“专主察听在京大小衙门官吏不公不法及风闻之事,无不奏闻”。随后又成立一个庞大的特务机构——俗称“锦衣卫”的“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赋予其侦察、逮捕、审问官民的大权。锦衣卫直接效忠于皇帝、独立于政府,首领为“都指挥使”,下设“指挥同知”二人,“指挥佥事”二人,“镇抚使”二人,“千户”十四人,下面又设副千户、百户、试百户、总旗、小旗等若干头目;再下面就是普通的锦衣卫密探,叫做“力士”“校尉”。鼎盛时期,锦衣卫密探多达五六万人,耳目遍布天下。

  朱元璋创设的锦衣卫特务系统已经十分庞大,但他的子孙还不放心,又相继设立几套窃听网络: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设置“东缉事厂”(俗称东厂);明宪宗朱见深又于成化十三年(1477年)在东厂之外增设西厂;明武宗时,大宦官刘瑾专权,又设“大内办事厂”(内厂)。三厂均由宦官统率。西厂与内厂时设时废,东厂则几乎伴随整个明王朝。

  锦衣卫的情报网络已是非常发达,三厂的监视技术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据《明史》记载,明熹宗时,太监魏忠贤提督东厂,“民间偶语,或触忠贤,辄被擒戮,甚至剥皮刲舌”。民间偶语,东厂立即便能知悉,仿佛人人身边都设有窃听器。

  曾经有五个人,客居京城,一日在旅店喝酒,酒至酣处,其中一人说:“魏忠贤这个阉人,快要倒台了。”其他四人大惊,叫他千万别乱嚼舌头。先前这人借着酒劲,说:“切,魏忠贤虽横,但现在他又不在这里,难道还能剥了我的皮不成?我怕什么?”不久酒席就散了,五人回房休息。睡到半夜,忽然房门被踢开,一伙人执着火把闯进来,一个个照着脸看,然后将五人全部抓走。来人正是东厂密探,五人被抓到东厂刑场内,那个骂了魏公公的家伙被剥光衣服,手足钉在门板上。魏忠贤笑眯眯对他说:“你不是说我不能剥你的皮吗?我试试能不能剥。”命人将滚烫的沥青浇遍那人全身,待凝固后再用刀割椎敲,竟将整张人皮剥了下来,惨不忍睹。其余四人吓得快要死过去了,魏忠贤却“每人赏五金压惊”,放了他们(事见明末笔记《幸存录》)。

  魏忠贤这么发达的监听技术,是建立在一个庞大的人肉情报网络之上的。东厂设提督一名,为领导,下面又设一名“千户”,一名“百户”,若干名“掌班”“领班”“司房”,各司其职。具体负责侦缉、窃听的秘密警察叫做“番子”,“番子”头目叫“档头”。“档头”还雇用了一大批市井流氓充当线人,称为“打桩”。“打桩”每探听到一事,便密告“档头”,“档头”再视事情大小轻重付给酬金;“番子”也每天潜伏于市井酒肆、大街小巷,甚至在远州僻壤也出现“鲜衣怒马作京师语者”,即东厂的探子。王公大臣、公主驸马的宅第,均有东厂的“人肉窃听器”,如朱棣篡位后,“尝夜遣小中官(太监)潜入殷第(指驸马府),察之”。

  在电子监视技术发明之前,朱明王朝可谓将“人肉窃听术”发挥到,其发达程度,恐怕有些近代国家也要自叹不如。而寄生在这个窃听网络上的特务、特务头子,也因特务政治的逻辑,获得了可怕的隐权力。明代宦官之祸,即因此而起。

呼和浩特好的治癫痫医院
绥化牛皮癣专科医院
禹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