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信息港 > 旅游

总裁的密令老婆

发布时间:2019-06-24 17:08:24

文菁怎么都料不到亚森要说的事情竟然会是这个,呆滞的小脸上露出讶然的神色,轻咬贝齿,秀气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呼吸越来越重,胸脯在剧烈起伏着,心里无数个酸泡泡在往上冒……“亚森,他知道那个女主持的心思吗?他……他什么态度?”文菁晶亮的眸子里分明写着紧张。‘。亚森强忍住笑,压低了声音说:“少爷的想法我可猜不到……不过,那女的长得真是好看,青春靓丽,我想,就算少爷以前不动心,可万一要是这日子久了之后,少爷一个不小心……”文菁猛地吞了吞口水:“不小心什么?”“万一不小心被迷惑了,那可怎么办呢……唉……”亚森佯装惋惜地叹息,摇头晃脑的,转身出门去了。亚森心里暗暗偷笑,他是故意说薛如雪很漂亮,他是故意说不知道翁岳天的想法,还留个让人抓狂的悬念给文菁。“文菁,少爷,你们可别怨我啊,我只是看你们近出了点问题,我想刺激刺激你们,想帮你们一把而已……”亚森嘴里叨念着,上车,开动,出发去公司……文菁从客厅走到了花园,又从花园走到了客厅,再走到卧室……就这么惴惴不安的走来走去,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文菁已经看过购物频道新一期的节目了,那个女主持确实不错,形象漂亮,声音甜美,皮肤水水的,据说才二十岁呢,多鲜嫩的年纪。这样的女人主动向翁岳天示好,他能否把持得住?文菁原本对翁岳天是有信心的,她不会怀疑他的爱,可是眼下情况有些异常,她和他正处于十分敏感的时期,两人交集的时间刚好是错开的,如此一来,再加上女主持主动,那不是有见缝插针的危险了吗?有多久没这种危机感了?文菁陡然心里一紧,越想越是无法安下心来。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房门口好半晌了,此刻正抱着双臂环在胸前,一副小大人的口吻说:“出什么事了吗?妈咪,要淡定,淡定啊……”文菁蓦地停下了脚步,苦着脸对小元宝说:“儿子……妈咪淡定不了,刚才你亚森叔叔说,昨天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购物频道的女主持,她,她看上你爹地了,而你爹地他今天要去电视台监督录制下一期的节目,儿子……你说,她女的会不会有机可趁?”小元宝炸毛了,两只亮晶晶的眸子睁得老大,激动地说:“妈咪,爹地是不是有小三了!”小三?儿子的反应还真是快啊,文菁顿时一阵暴汗,孩子懂的东西真不少。文菁抚摸着小元宝毛茸茸的脑袋:“儿子儿子,你先别激动……乖啊,别激动,你听妈咪说,那个女人现在还不能算是小三,你爹地还没喜欢上她,只是她先主动接近你爹地而已……”“我明白了!现在不是小三,但如果爹地喜欢上了她,就真成小三了,还会抢走爹地!妈咪,是这样吗?”小元宝紧紧盯着文菁,看样子,比文菁还紧张呢。文菁心里又酸又疼,嘴角泛起苦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反驳儿子的话。“哼哼,近妈咪和爹地都怪怪的,你们还都跟我说是因为爹地公司太忙,所以才没回来睡,你们都是骗我的!”小元宝显得很生气,说完就往楼下跑。文菁惊了,急忙追上去:“儿子……儿子你别跑!听妈咪说……”“妈咪快来啊,我们去找爹地!”小元宝站在楼梯口朝文菁招手,这小家伙不是真生气,现在还咧嘴笑呢。文菁一愕,儿子说什么来着?去找他?文菁如梦初醒般,瞳眸里的神采开始变亮……要说这购物频道,“启汉”也是入股了的,跟“筑云”是合作伙伴,这事儿在魏婕掌管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这次换女主持,文菁也是知道的,只是她要忙“启汉”的事务,所以购物频道那边多数是由“筑云”在管理和策划,现在,她这个股东兼购物频道的重要商家,前去录影棚视察视察,那是太应该了!“哈哈哈,儿子,妈咪太爱你了!”文菁激动的在小元宝脸蛋上啵儿了一口,母子俩同时笑了……剧到事亚。==半小时后,电视台8号录影棚。工作人员都在忙活着,另外,不仅“筑云”来人了,还有不少商家的代表也在。他们会代表公司在节目上推介自己的产品。录影棚里的人不少,还好空间比较大,坐在下边排座位正中的就是翁岳天。刚才已经拍了一段,现在是中场休息时间,二十分钟之后接着拍。由于这次的节目在策划上稍有改动,录制起来不像平时那么顺利,反复试拍几次后才做出了敲定,一会儿还要再一次的重复刚才拍过的部分。翁岳天在这里起到的作用就是镇住场面。有他在,某些人即使已经很不耐烦了,也只能按捺在心里,不好发作。谁都不想被翁总训斥,特别是薛如雪。薛如雪压抑着心头的火气,整了整衣衫,理理头发,径自向翁岳天所在的位置走去。男人低头看着手上的资料,不知知否真不知道有人坐在他身边了,他的动作没变,目光依旧停留在文件上。薛如雪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轻轻地说:“翁总,你真是我见过的敬业的总裁了,我以为今天你不会再来看录影,没想到你比其他员工还来得更早。”翁岳天神色如常,像是听不出别人话里的恭维,抬眸,淡淡地扫了一眼薛如雪:“你今天的表现,我不是很满意,节目只是小小的改动,你是专业主持,就应该拿出你的专业水准,精力集中在自己的工作上就好,如果为了其他的事而分心,除了耽误拍摄进度,也会让大家质疑你的专业素质,比如现在,你应该跟策划和导演讨论一下接下来该注意些什么,而不是浪费时间来跟我聊天。”男人冷硬的口吻,一丝不苟,稳重得让人抓狂,一点点题外话都跟她讲,她搭讪不成反而被训,尴尬,羞恼,却又不敢对这男人发火……薛如雪的心理承受能力非比一般,换做其他人,也就立刻吓得跑了,可是她早就打定主意要接近翁岳天,有过上次的教训,他会用什么态度对她,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呵呵……翁总说得对,我确实是分心了,可是……相信你也明白,男女之间互相吸引,那是天性,在这个录影棚里,能吸引我的只有一个,能让我注意力分散的也只有一个……我会记住你说的话,接下来的一场拍摄,我不会再分心了。我会让你……百分百的满意。”薛如雪略带倨傲地扬起了下巴,站起身来,脸上依然是职业性的笑容,心里却在暗暗咬牙:我一定会拍好的,翁岳天,你等着看我的表现吧,我可不是花瓶,我是有实力的,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是值得你另眼相看的女人。薛如雪灰溜溜地走开了,走到窗户边上去透气,一脸菜色,心里没少腹诽,这群人就爱折腾,没事儿改什么啊改,耽搁这么久的时间,她的耐心都磨光了,要不是看翁岳天在旁监督,她早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了。薛如雪忽然觉得自己的裙子被拉了拉,刚想发火吼人,蓦地看见脚边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穿着嫩黄色的小背心,皮肤水嫩嫩的,白里透红的脸蛋,天真无邪的眼睛清澈得近乎透明,可望着她笑呢。“你……”薛如雪傻眼儿了,这跟小明星似的,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孩儿?“嘻嘻……姐姐你好漂漂!”“嗯?”“姐姐你是仙女吗?”“……”哪个女人不爱听人称赞自己美呢,这小孩儿的嘴太甜了,哄得薛如雪心花怒放,火气一扫而光,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儿……“小朋友,你是谁?你认识我吗?”薛如雪的声音不自觉地就放柔了。“嗯嗯,当然认识,我昨天晚上还看了姐姐主持的节目,好好看啊,姐姐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仙女啊?”小家伙一副流口水的样子,轻咬着手指,超萌,瞬间秒杀了薛如雪的芳心。原来这小孩儿是她的小粉丝啊……薛如雪飘飘然了,高兴得合不拢嘴,仙女?小家伙太逗了,太招人爱了!“小朋友,我不是仙女,我是和你一样,是人。”薛如雪还真以为这小孩儿傻乎乎的呢。“嘻嘻……我不管我不管,你就是仙女……仙女姐姐抱抱!”小男孩伸出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搂着薛如雪的脖子,甜腻稚嫩的声音惹人心疼,哪还有人忍心拒绝呢。薛如雪早已经被眼前这小天使给迷得晕头转向,以前只是电视里见过这么萌这么可爱的孩子,现在活生生出现一个在自己面前,能不晕么。只是,她被这可爱给麻痹了,以至于她忽略了孩子眼中那一抹狡黠……熟悉的宠溺,一点一点萦绕在心头,文菁心如鹿撞,喜滋滋的,嘴角露出娇憨的笑容,原来他……不是在责怪她,而是紧张她,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感到欣喜的呢。、。怀里的小女人两只手臂紧紧环着他的腰,粉红的小脸贴在他结实的胸膛,这一刻,她能听见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她像只乖巧的猫儿,有多久没有这样静静抱着她了?虽然才不过半个月,但此刻想起来,却如几十年那样漫长。他微微泛着青色的下巴轻触着她光洁的额头,略显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细嫩的面颊,贪恋这样与她紧紧相拥,呼吸着彼此的呼吸,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温度,有种久违的柔情蜜意在空气中发酵,蔓延……就象从前那样被他宝贝着,为她挡风遮雨。<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1/31648/">汉戍</a>文菁微微仰起小脸,水眸里盈满了晶莹的一片,心里又甜又酸,脸上一层薄薄的红晕,湿润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这样楚楚动人的娇妻,怎不叫男人一阵心神荡漾,压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决堤的洪水开了闸,突然好想怜惜她一番。可现在明显不是时候,有要事在身,只能这样抱着。但是……文菁还在呆滞中,只觉得眼前一眼,放大的俊脸逼近,熟悉的气息涌来,他已经单手扣住了她的小脑袋,低头攫住了她的唇……“小醋坛子……你这辈子就是吃定我了是不是……嗯……”男人温柔的呢喃,蕴含着令人心悸的宠溺,那深情,浓得化不开。文菁颤颤巍巍地搂着他的脖子,她也忘记了这是在电视台的录影棚外,忘记了可能会有人看见,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如那首歌唱的“等一个感动让爱再沸腾。”她等到了,她只想要牢牢抓住,相信他也是一样的。当他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的脑袋,她已经气喘吁吁地缩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却是乐呵呵的:“老公啊,还好你没有责怪我,不然我会很伤心的。”翁岳天揽在她腰上的手一紧,佯装冷脸:“还好意思说,你带着孩子不声不响地来了,也没事先给我打个电话,你这样的突击检查,惊喜也太大了一点。”怀里的小女人这回聪明了,她知道他根本没生气,不由得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得瑟了,抬眸,故作严肃地说:“现在轮到我审问你了……哼哼,你老实交代,那个薛如雪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是不是故意在接近你,对你有非分之想?”先前是翁岳天硬气,现在是文菁硬气,夫妻俩一个软一个硬,交替着态度,这可到好,翁岳天竟然被问得老脸一热,低头凑近她莹白的小耳朵,柔声说:“老婆,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让我忍不住想……”文菁眼一瞪:“别以为说我可爱就没事了,快快从实招来!”她是想吼他的,结果说出口的声音却更像是撒娇。翁岳天真是爱极了她这三分嗔怒,七分娇媚的小模样,让他心情大好,连日来的阴云仿佛一下子消散不少。要不是还有工作在身,他真想现在就将她扛回家去!“好了好了,老婆大人,你也知道你老公实在是太了,虽然我不会对其他女人动心,可是别人要对我动心,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顶多是跟她保持距离,让她死心咯,其实像我这样的绝世好男人已经不多了,你不这么认为吗?”男人灼热的眸子紧紧锁住她,文菁皱皱小鼻子,低声嘟哝:“你是保持这样,你要是敢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跟宝宝一辈子都不理你!”翁岳天深眸一暗,嘴角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伸手捏捏她柔嫩的脸蛋,极尽宠溺地说:“你呀,我怎么敢在母老虎头上捻须呢……”“你说谁是母老虎?”“你啊。”“你……”“你今天带着儿子来看我,不就是对我不放心吗,现在呢?能放一百二十个心吗?”翁岳天似笑非笑地凝视着自己的小妻子,他还在体验着被吃醋的美妙感觉呢。文菁的脾气顿时又偃儿了下去:“对不起嘛,是我不对,我不该不说一声就来了,我承认,这确实是因为我心里不踏实……这段时间我们之间总是处在一种交错的状态,才不过见了两次面,你经常不在家,你说我能不担心吗?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听见有女人打我老公主意,我当然会紧张了,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以后我不会再偷偷来看你了,就算要来,我也会先打电话的。”翁岳天心里一抽,如同打翻了五味杂瓶……既欣慰又心疼。欣慰的是,文菁向他坦诚了内心的想法,没有蛮不讲理地嘴硬,心疼的是,他对某些事情的逃避,导致了她开始缺乏安全感。翁岳天搂紧了怀里这柔软的小身子,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你来看我,本身是没有错的,只是你没有带保镖出来,这才是我不能原谅你的地方……你还记得吗,你和宝宝都曾经被人劫走过,那样的痛苦,我们都不想再经历一次。凡事都要防患于未然。”文菁闻言,心里不由得一惊,对啊,自己怎么把这茬儿给忘记了,就只知道冲动地带着小元宝赶来这里,一个保镖都没带,还是在路边拦的出租车,如果真是被有心人盯上的话,那后果……文菁想想就后怕,背上冷汗直冒。“老公……”文菁满怀的歉意和自责。文菁将小脸蛋埋在他的颈间,亲昵地蹭着他的脖子:“老公你说不能原谅我,是真的吗?那你要……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啊……”“真的想知道?”男人漂亮的凤眸里闪烁着暗色的火焰。“嗯嗯,很想知道,老公,你告诉我吧?”文菁眨巴眨巴眼睛,殷切地望着他。男人俊美无双的面容上,笑颜邪魅,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你……”文菁的脸红得像猴屁股,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心跳更加剧烈了。“老婆,你别这样看着我,你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吗,你明知道我对你是没有免疫力的。”翁岳天拧着眉,一副纠结而隐忍的神情。这话可是比甜言蜜语还动人呢,文菁本来还在担心近两人之间出现的一些问题,现在他却表露出对她的向往和贪恋,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种值得骄傲的肯定……“老公,刚才你说晚上要回家来的……我……我等你。”文菁那几个字细如蚊蝇,带着几分娇羞,几分期待,让翁岳天忍不住又是一阵心悸。男人狠狠地咬牙,忍……忍到今天的工作做完,忍到晚上回家!文菁恋恋不舍地说:“老公,我先带着宝宝回去了。”“嗯。”翁岳天同样不舍,垂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啄。文菁从他怀里退出来,正准备走,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抱住了他:“老公,刚才我跟那个薛如雪,我们……是宝宝被她抱着的时候,把鼻涕和口水弄到了她身上,她才生气要打宝宝……”翁岳天脸上没有惊讶的神色,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冲着文菁微微一笑:“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处理?你要炒她鱿鱼吗?”文菁紧张地盯着他,生怕被她说中。怀萦菁绕。翁岳天眼底掠过一丝兴味:“你认为呢?你想怎样处理,说来我听听。”文菁急了,连连摆手:“老公,我没想要处理她啊……如果因为她喜欢你而被炒鱿鱼,这对她来说有些不公平……而且,刚才是小元宝先把她衣服弄脏,我……我站在旁边也是默许小元宝这么做的。薛如雪生气也是情有可原……我相信你不会让她有机可趁的,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追究了,我想,她已经见过我和孩子,应该会知道收敛的,她的主持工作确实不错,我们不能公私不分啊,购物频道需要她,还是让她继续留下来吧。老公……好吗?”看她急切的样子,翁岳天心里涌动起一片漫漫柔情……她不会知道,这也是她身上的一个发光点,深深地吸引着他。她从不会仗势欺人,不会因为自己的老公财大势大而骄纵蛮横,她的善良和贤淑,是现今许多女人都已经缺失的宝贵财富。翁岳天爱怜地摸摸文菁的脑袋:“你老公我像是比你还笨的人吗?我像是公私不分的吗?放心带着孩子回家去等我吧,没事的,我知道该怎么做。”“嗯嗯,老公,那我走啦……”文菁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啵儿了一口,笑米米地挥挥爪子。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翁岳天这才转身进了8号录影棚,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文菁才走出没多远就遇到了一个人……薛如雪面色冷着脸,很不客气地挡在文菁面前。文菁心中警铃一响……这女人看上去,来者不善啊,她要干什么?文菁隐约感到薛如雪此刻就像一个刺猬,她的出现,当然不会是为了道歉而来。:文菁微微一蹙秀眉:“有事?”薛瑞雪冷哼一声,眼里尽是不屑:“你现在满意了,指示你儿子恶整我,故意激怒我,然后再在你老公面前装模作样,那样就可以炒我鱿鱼,呵呵,想不到你外表看起来挺老实,内心这么恶毒!”文菁一愕,随即明白了薛如雪为什么会拦下她的原因。文菁不怒反笑:“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被炒鱿鱼了?”薛如雪眼底闪过一丝痛色,神情更是又多了几分愠怒:“刚才发生那样的事,你还会让我继续再主持下去吗?我可不认为你会大发慈悲。我不是来求你的,我只是在临走之前告诉你一声,别以为自己有钱有势就了不起!文菁,我会记住你的!”还道薛如雪胆子是有多大呢,原来是因为她以为自己被炒鱿鱼已成定局,心有不甘,咽不下那口气,在文菁面前耍耍嘴皮子而已。文菁忽然间觉得眼前这女人有点可怜,虽然她年轻漂亮,表面上显得咄咄逼人,但实际上文菁却能感觉到她深藏的脆弱。文菁淡定如常,清冷的目光落在薛如雪身上,轻扬着嘴角:“薛如雪,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你我不过初次见面而已,难道你能看穿我在想什么吗?告诉你,我和我老公都不会再追究刚才的事,你也不会被炒鱿鱼。”薛如雪脸上露出明显的惊讶,不可置信地盯着文菁,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真的没事吗?怎么会这样?<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31/31582/">恋上皇室冷公主</a>薛如雪想不通,她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是死定了,已经认命了,可是……“你……你说的是真的?”薛如雪的声音轻颤着,眸光复杂至极,可以看出她的紧张和对这份工作的重视。文菁恬静柔美的小脸上泛起一抹淡然的笑意:“薛如雪,我有必要骗你吗?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你主持了,那也只能是因为公事上的原因,不会是因为刚才那样的私人问题。我和我老公都是公私分明的人。新的一期节目播出之后,观众反馈的意见还算不错,我们不会赶走你,希望你也能把心思花在工作上。只有对自己的能力没信心的人才会需要靠巴结上司来达到目的,薛如雪,其实你没必要费神在我老公身上,只要你好好工作,自然会有人看见,你的工作表现才是决定你前途的关键,而不是借着接近某个男人去实现,你明白吗?”指如一雪。薛如雪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不到文菁会这么说,想不到文菁已经知道她对翁岳天的心思。她从文菁的眼神和语言中,没有发现有恶意,而是感到了一种豁达与宽容,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是却不得不暗暗心惊,自己真的是料错了,也看错了。“没有别的事了吧?再见,薛如雪。”文菁说完就走了,她已经看见前边不远处,亚森正抱着小元宝在等她。薛如雪神色复杂地望着文菁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她看见文菁牵着小元宝的手,看见母子俩都笑得那么开心,有种母性的光辉笼罩在文菁身上……薛如雪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翁岳天总是对她那么冷淡,疏离,不假辞色,连一丝机会都不给她。想必,他很爱自己的老婆吧……文菁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东西,是什么呢?薛如雪想了好半晌才慢慢有了轮廓,那似乎就是,善良与宽容交织成的一种淡淡的光芒。文菁光论五官长相,并不是薛如雪见过的漂亮的,但她的胸襟却是令人不得不感到佩服。薛如雪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不但如此,她还从文菁的话里找到了更多的自信。没错,论主持这购物频道的节目,她完全能胜任的,并且可以做得很好,只是近两年在这圈子里渐渐地迷失了自己,记得开始接触主持这个行业时,她是多么地清纯,既有热情又谦虚好学,那时就听闻有些同行是靠着向某某上级领导献“殷勤”甚至是献出更宝贵的东西才得到了往上爬的机会,当时的自己不也鄙视那种行为吗?如今,什么时候她也变成了曾经不想成为的那种人。是文菁的那一番话让薛如雪醒悟,蒙在心上的迷雾豁然开朗,就像一个迷路的人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翁岳天从录影棚的窗户可以看见文菁和小元宝在亚森的陪同下上了车,他的目光久久不曾收回,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内心格外平静,这是近一段时间以来,让他安心的一天。因为难以面对而选择逃避,以至于夫妻俩生活的轨迹相互交错,如同白天和黑夜般不再交集,这么做,他也是情非得已,如果不这样,他很可能会因为太过压抑而对文菁乱发脾气,甚至会将某些事迁怒于她身上,这是他不愿发生的。他为了不伤害文菁,他只能制造出彼此的距离,他白天回家看孩子,在她到家之前又离开,在办公室里过夜。这段时间的冷静,冷却了他心中的诸多不甘和埋怨,每过去一天,他就会发现自己对文菁的思念又多了一层……层层叠叠,痴痴缠缠,不管上一辈有怎样的恩怨纠葛,他和文菁始终是一家人,经历过那么多的悲欢离合,他痛过,死过,他的归宿就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今天,文菁带着小元宝来了,翁岳天在惊喜之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渴望见到她,所谓的小别胜新婚,就是这样的感觉吗?看来,这段时间的暂别是有价值的,让他更看清了自己有多需要她,即使是短短的距离,他也不能忍受。乾缤兰和文启华的事,翁岳天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但是,他相信时间可以冲淡那些心结,相信他对文菁的爱可以跨越一切的心灵的阻隔。突然好希望能快点结束今天的工作,快点回家,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文菁和小元宝坐在车子里,小家伙显得很开心,因为爹地晚上会回家来。文菁今天耽搁了去公司的时间,现在她打算先把小元宝送回家去,然后再去公司。小元宝可不想这么早回家,他心里已经有去处了。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某高级公寓楼下。华樱听见门铃在响,他的心蓦地被提了起来……一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子就蹦了进来,欢叫着华樱的名字。华樱又惊又喜,一把抱起小元宝,这一大一小亲热得就像两兄弟一样。文菁很喜欢看见华樱和小元宝在一起的画面,仿佛看见两个同样纯净可爱的小天使。“姐姐,快进来坐!”“华樱,我现在还要赶去公司,小元宝在你这里玩儿,下午我来接他。”华樱一愣……姐姐不留下来哦。华樱脸上有着明显的失落,却还是乖乖地点头:“好吧,姐姐你先去忙吧。”文菁看华樱这么乖巧,心里一动,忍不住伸手摸摸他黑亮的头发:“下午过来的时候给你们买冰激凌吃!”“……”华樱知道文菁是把他当成像小元宝一样的小孩子,但是华樱不会生气,只要姐姐可以多来看看他,心疼他,关心他,就算被当成小孩子也没关系。文菁一走,华樱和小元宝就上楼去了,两人对电脑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只要一钻到一起就聊个没完。小元宝来找华樱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先互相切磋切磋,看看对方有没有进步,然后再进行讨论。小到电脑游戏,大到黑客技术,两人都能聊上半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午餐是华樱做的,菜式简单,却很可口,小元宝一边吃一边不忘赞美华樱手艺好,说他不比餐馆的厨子差。说起餐馆,华樱就会想起自己去找工作的遭遇,明亮的眼神一下子暗下去,夹菜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华樱,你怎么在发呆,不吃饭啊?”小元宝嘴里噘着一块肉,好奇地望着华樱。华樱摇摇头,嘴角牵出一丝苦笑:“小元宝,我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工作。我的衣服,手机,都是姐姐买的,还有买菜的钱,零花钱,也都是姐姐给的。小元宝,我好想能快点找到工作,可是……”小元宝也听妈咪讲了华樱找工作的事,虽然他还不能理解找工作的过程是多艰难,但是他知道,华樱不开心。小元宝白嫩的小手稳稳地拿住筷子,将盘子里的菜夹到华樱碗里:“华樱,你那么聪明,一定会很快找到工作的,快吃,吃饱了才有力气找工作啊!”“华樱,不管你有没有工作,你都是妈咪的弟弟啊,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家人!嘻嘻……”小元宝这张小嘴儿可甜呢,总是能让人心情大好。华樱碗里的菜一下子堆积成了小山,听着孩子稚嫩的声音在好心安慰他,他心里的阴霾也豁然散开……是啊,就算现在没找到工作,不代表以后找不到。文菁和小元宝,还有小乾子,都不会嫌弃他的,他们永远都是他坚定的支持者……这就是,家人的温暖,是家的力量吗?华樱大口大口地扒饭,胃口又开了。吃完饭,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小元宝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懒懒地说:“华樱……我吃得好饱。”“我也是……”“华樱,我下星期就要开学了,到时候就不能像近这样经常来找你玩儿了。”小元宝软糯的声音在嘟哝,撅着小嘴。华樱心里一颤……今天要不是小元宝来,他又是一个人在家度过了,等小元宝开学以后,他会更寂寞。华樱黑亮的眸子里蕴藏着一丝隐约的伤感,嘴上却说:“没关系的,你周末有空就可以来找我玩啊,晚上我们还可以在网上聊天……”“爹地妈咪说我现在还太小,每天不能对着电脑太久,只给我多两个小时的时间玩电脑。”“没事,我们还可以打电话啊。”。“对哦,你有手机了,嘻嘻……”“……”小元宝和华樱在沙发上聊着聊着居然睡着了,那小家伙的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肚子,纯真得睡颜可爱极了,只是,这么睡下去会感冒的。男人一进门就看见这一大一小在沙发上酣睡,目光落在小元宝的肚子上,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孩子,午饭一定吃得不少,肚子都还是圆的。乾廷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将小元宝抱起来往楼上卧室走去。小元宝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在移动,很不情愿地睁开眼,见到这熟悉的面容时,呆了呆……“哇,干爹!”小元宝亲昵地搂着乾廷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吧唧”几口。<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18/18279/">觉醒吧,凤梨少年</a>乾廷心里暖融融的,感到脸上的肌肤有着微微的湿感,佯装严肃地说:“好小子,把干爹这么好看的脸给弄上你的口水,看我不收拾你!”乾廷用下巴去触小元宝的脸,微微冒出头的胡渣稍有点刺,小元宝顿时大叫着求饶:“咯咯咯咯……干爹饶命啊……咯咯咯咯……好扎人……咯咯咯……”让乾廷倍感欣慰的是,小元宝和他的感情没有因为不住在一起而疏远,这小家伙每次见到他都是那么热情又亲切,总是会送上大大的香吻,这让乾廷那颗孤寂的心不至于太过伤感。他视小元宝如己出,情同父子,心里可是时刻牵挂着这小不点儿呢。“宝贝儿,干爹明天就要去矿场了,这段时间不在,你要是想干爹,可以打电话,矿场里有时候信号不好,你就发短信,留言,知道吗?”“嗯嗯,我会的……干爹什么时候回来?”小元宝粉嘟嘟的小脸蛋上明显写着不舍。乾廷深眸一暗,孩子的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他还没决定会不会亲自去伦敦,就算去了,会不会跟蓓蓓见面?几时回来,实在不好有个明确的时间。“宝贝儿,干爹问你个问题啊……”小元宝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认真地在听。“咳咳……咳咳……那个,你说要是干爹将来万一跟你小干妈在一起的话,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乾廷“呃?干爹和小干妈?拍拖吗?”小家伙圆圆的眸子紧紧盯着乾廷,十分好奇。乾廷老脸一热:“我是说如果……如果……”“哦……如果啊……”小元宝咬着手指,歪着脑袋想了想:“我记得干爹在伦敦的时候拒绝过好多次女生送的巧克力,干爹每次都说人家不是你的菜……嘻嘻……可是干爹已经吃过小干妈送的巧克力了,哈哈……”乾廷诧异,桃花眼一瞪:“我吃过蓓蓓送的巧克力?那是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小元宝笑得可贼了:“干爹忘了吗,我们刚从敦伦回来不久之后,有一次我和妈咪出去玩,带了好多零食回家,其中有一盒巧克力,我给干爹吃了……哈哈,那个就是小干妈买的!”小元宝得意洋洋地仰着小脑袋,清脆的小声传进乾廷耳朵里,这货还在仔细回忆着……似乎真有那么回事。这么说,在无意之中,他和蓓蓓的缘份早就开始了吗?从不接受女人的巧克力,却神差鬼使地吃了蓓蓓买的巧克力,而她后来竟暗恋他……还真是巧啊!而小元宝就是促成这巧合的关键人物。乾廷审视着怀里的小人儿,顿时又有种捶胸顿足的感觉……以后非得生个像小元宝这样招人爱的娃儿才行!==忙碌中的时间总是很快就会过去,文菁在公司里一直到下午四点钟才消停下来,看看时间已不早,她该去接小元宝回家了。文菁和小元宝到家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袁嫂已经做好了饭菜,美中不足的是,翁岳天打电话回来说他要晚一点才会到家。文菁略感失望,但是她没有在电话里多问,他相信,他既然说了晚一点,那就一定会回来的。文菁照常给小奶娃喂奶,照常给小元宝讲故事哄他睡觉,当她疲倦的躺在床上时,不由得又一次觉得这床太大……因为他不在。文菁抱着枕头,失神地望着窗户外,心底的失落一波一波的,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莹润如玉的小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嘴角挂着一丝纯真的笑意,时不时嘟嘟嘴……这纯美的睡颜,让男人的心柔软得发疼,轻轻为她盖好被子,却发现她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老公……你回来啦……”文菁慵懒地呢喃,眼神迷离。翁岳天心里一动,伸手将这小身子揽在怀里,温柔如水地说:“老婆,家里换新的沐浴露了吗,很香。”“嗯……是熏衣草味的,今天刚买的。”“老婆,你是特意穿上我送的睡衣等我吗?嗯……让我好好看看,你穿着合不合身。”男人低哑的声音里透着隐忍,大手已掀开了她的被子……柔柔的灯光照射着床上这对小夫妻,就连窗外的月儿都害羞地躲进云层……良久之后,卧室里恢复了安静,男人紧紧依偎着她,如同捧着珍贵的宝贝,眼底那一抹柔情蜜意,浓得化不开。小别胜新婚,近都是吃素,今晚的温存,无疑是双方都渴望已久的。“老婆,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法术……我们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怎么我还是觉得你像十七岁一样……”这话,翁岳天可不是在说假,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跟文菁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但他不会腻,文菁在他怀里仰起小脸,咧嘴笑笑:“老公,你是不是故意说这些话逗我开心啊?我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怎么会像十七岁呢……”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乐滋滋的,哪个女人不想希望自己的爱人能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呢。翁岳天闻言,幽暗的凤眸里那暗色的火焰又再次燃烧起来,一抬手,薄被盖住了两人的身子,只听得里边传来男人闷闷的声音:“老婆,我不是故意说的,实践才是真理!”“唔……”“……”百炼成钢的爱情,或许偶尔会遇到低潮的时候,或许有时会因为种种外在因素而蒙上迷雾,如果你相信对方就是跟你厮守一生的人,如果你坚定不移地爱着,那么,即使小小波折也只不过是增加你们爱情故事里调味剂而已。这个幸福的小女人,能得多少人艳羡,但这是她应得的,她对翁岳天的信任,比信她自己还多。她相信他会回来,更相信他不会在与她的感情处于低潮的时候搭上薛如雪。曾经有一篇漫画,内容是画的一个男人被老婆发现了衣服上的一根长头发,老婆因此而疑神疑鬼,每天猜忌,怀疑,时时刻刻像防贼般防着男人出去偷情,无论男人怎么解释,她就是不肯信。后来,漫画中的那一根头发渐渐圈成一个年轻女子的轮廓,到一幅的时候,漫画中的头发彻底变成一个美貌的女人了,而那个男人也离开了自己的妻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段长久的感情,除了爱,更重要的是信任。当你无中生有地怀疑你的爱人,不仅会伤了他的心,更会逼得他一步步远离,终,男人从没有小三而被逼得离婚,另娶……是文菁的信任和宽容,以及她耐心的等待唤回了翁岳天……小别后的这一夜,很美,将来还会继续这么美下去。清晨凉爽的微风吹进来,夹杂着清新的气息,在晨曦中醒转,床上的人儿没有立刻睁开双眼,仿佛还在回味梦境里美妙的时刻……那天籁般的歌声,娇小动人的身姿,温暖明媚的笑容,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的一个女人才会给他这种感觉……姐姐,我想你了。==床上躺着一个花样少年,单薄的身子,白希如瓷的肌肤,精致清秀的五官,纯净的气息……他就这么睡在白色的床单上,被子和枕头都是白色的,而他就像是纤尘不染的谪仙,美得如梦如幻……他早就醒了,心里默默念着某个人的名字,良久,缓缓睁开眼,一霎间,他漆黑的双眸里犹如繁星万点,异常灿亮,在他清澈如昔的眼底,蕴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这已经是第n次问自己:我还是那个我吗?即使在失神之中,华樱对周围的一切仍然有着高度的警惕,卧室门的门柄刚一转动,他就已经竖起了耳朵。果然,一个熟悉的男声传来……“华樱,起来了吗?”乾廷精神抖擞的走进来,这货难得今天起这么早,并且还神采奕奕的,看来心情不错。华樱白希的脸蛋倏地红了,他连忙用被子遮住自己,他只穿了一条四角裤睡觉的。“切……都是男人,遮什么遮啊,就你那小身板儿,啧啧,太单薄,你看看我!”乾廷说着,抬起了自己的胳膊,秀一秀肌肉,一脸的得意。华樱小声嘟哝道:“块头大的人一般动作比较笨拙,反应比较迟钝。”“嗯?你说什么?”乾廷脸一黑,猛地朝床上窜过去,想要抓住华樱。只可惜,华樱早有准备,轻巧地一闪,避开他的熊爪,跳下床,站在窗户边上呵呵地笑。乾廷面露惊讶之色:“诶呀,好小子,身手不错嘛!来来来,咱哥俩儿过两招!”珍床妻上。乾廷手痒了,很久没人陪他过招了,这货看向华樱的目光瞬间绿得发亮。华樱丝毫无惧,只是很老实地说:“先说好,打输了的不能骂人。”“你……”乾廷咬咬牙,挽起袖子,冲着华樱挥挥拳头:“小子,我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再说了,谁输还不一定呢!接招!”一个高大魁梧的妖孽男,一个身形单薄的美少年,两人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一个级别的,怎么看都是华樱容易吃亏啊。但实际上,华樱却灵巧得像猴子,游刃有余地避开乾廷的拳头,而当他偶尔出手的时候,乾廷只觉得自己被他打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痛。这不禁让乾廷十分窝火,堂堂黑帮老大居然打不过一个万年小受?

邯郸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濮阳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烟台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