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菏泽信息港 > 娱乐

笔尖地下世界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6:24

1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掉进这个恐怖的地方的,只知道醒来以后就已经在这里了,这里的人很凶,稍有不对就拳打脚踢。  我是幸运的,他们从来不殴打我,只是以各种表情和动作吓唬我,而我却真正的畏惧他们,因为他们杀过人。  我们这一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人就让我们逃跑,门大开着,谁有能力跑出去谁就能活着离开这里。或许,是我天性胆小的缘故,并没有被那大开的门所诱惑。很快那些跑到门外的人大吵大闹,他们发现门外是一个高达上百米的洞口,别说是逃出去了,就算是爬也没办法从那垂直而光滑的洞里爬上去。  大家开始和他们讲理,可是在这里和他们讲道理就像蚂蚁和神仙讲条件一样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很快双方就发生了不愉快,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女人用手里的枪打死了一个带头者。大家立刻安静了,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了,毕竟大家都怕被打死。  那女的,长的并不是很漂亮,(她站在那个绕大厅一圈的二楼走廊里,那些拿枪的家伙都站在上面。)转过身来直直地看着我,刚才那个人就是被她打死的,我害怕极了,但我依然强装成很平静的样子。  “你,为什么没有想着离开这里?”她开口说话了,不用想她是在问我,因为此时这个宽阔的大厅里只有我一个人。  “哦,我反应慢,还没反应过来呢。”我赶紧给自己找借口。  “是吗?”她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扒了皮的小老鼠,被她从里到外看了个遍,却毫无反抗之力。  “是,是!”我低下头不敢看她,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好久,如果可以夸张一点,我觉得应该用一个世纪那么久来形容。终于,我感觉到那双眼睛从我的身上移开了,而已经攀爬到睾丸的洪流也停止了前进。就像经历了一场耗时过长的生死大战,我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了,但我此刻依然不敢动。  “都给我滚进来。”遥远的天际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头顶砸下,大概估算一下应该有二十多米高。  那群和我一样迷茫的人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这个宽阔的大厅,和我挤在了一起,我们移动到了一个靠墙的地方,靠着墙或许会有一丝的安全感吧?  “你们可以随意地活动,但仅限于这个大厅,一会儿还有其他人进来,他们的资历比你们老,希望你们向他们学习。”那个站在二十多米高空的浑厚声音对着我们说,此刻我才敢偷偷地抬头去看。这一看着实吓我一跳,那里和刚才那个女人站的地方一样也是一圈只是高了很多,同样站着一圈人,恐怖的是他们之中有一个人竟然拿着和他身体一样大小的铁锤!!我不敢多看那个人拿着的铁锤,我怕它突然冲着我飞过来。  那些人都离开了,他们身后都有门,各自打开门进去了。门都长的一样,在这个圆柱形的大洞里只要稍微转身就分不清哪是哪了。还好,那个刚放我们出去的大门提醒着我们-那是的出口。  周围很多人在抽泣,也有一些人木讷地坐着。很好分,那些穿着整齐的人大多已经以泪洗面了,而那些穿的破烂不堪的人都木讷地坐着。看得出来那些穿得破烂不堪的人大多都是流浪街头的,但他们却没有缺胳膊少腿。  突然,那个大门大开了,一群穿的更加破烂的“黑鬼”(看起来又黑又瘦,走路没有一丝气力的人。)飘了进来,默默地走到一个靠墙的地方坐了下来。他们没有一个人往我们这边看,好像这里的这群生命体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等他们都回来以后大门又缓缓地关上,我们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那扇大门和刚回来的那群人,没有人说话,那些刚才还在抽泣的人此刻也没有了声息。  没多久,又是一批,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表示,依然是头也不抬地找个靠墙的地方,静静地坐下。接着又接连进来了三批,在一群人里,我终于发现了一双看向我们这边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他就低下了头去。  他们的回归引来了那些拿枪的人,他们这次一部分拿枪一部分端着大塑料盆。盆里是煮的稀烂的肉和一个白面馒头加一个黄面馒头。后来我才知道那些肉大多是死去的人的尸体所煮的,有一些是火夫大总管在买米面油的时候顺便买或捡的死动物肉,而那些拿枪的和火夫们都吃的是自己种的菜和自己养的猪牛羊。  每人一块肉,一个白面馒头和一个黄面馒头,没有多余的,人人有份。我们离得远,他们从门口开始分发,那些“黑人”们木讷地接过自己的吃食就静静地吃了起来。  “给,这是你的。”那个恐怖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耳中,这不是幻觉,她就站在我的面前,一只手拿着一块肉,一只手拿着两个白面馒头。  “拿着啊,看什么看?我会给你的饭里下毒啊?”她瞪着眼睛,我赶紧伸出颤抖的手去接。  “叶子,头一回啊。哈哈哈哈…”一个粗犷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个男的在二楼朝我们这边大喊。  “哼…你再得瑟我今晚就把你那娇人扔进这里,让这些人也尝尝鲜。”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忒狠毒,一张口就吓出我一身冷汗。  “你这女人太狂野了,老子可舍不得我家那如花似玉的小娇娘,你还是想办法把这个白面书生引进你那没有男人敢靠近的老虎洞吧。”那男人回击道。  “滚,谁说老娘那是老虎洞了?自己的是狼窝,就想把所有人的都变成兽窝啊?”  除了我们这群新来的,没有人看这两个人斗嘴。所有人依然低头干着自己的事情,吃饭的吃饭、发饭的发饭、拿枪的拿枪、睡觉的睡觉。    2  突然,地动山摇。正好是我们蹲的这块地方开始开裂,起初我们以为是地震,很快我们就失望了。这里的地板分开以后,一张床缓缓地从地低下升了上来。床并不奢华,没有被子,只有一床柔软的褥子和丝滑的床单。  “你们都跪下,把头放在地上,不许抬头。”正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叫叶子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偷偷的回头瞄了一眼,那些“黑人”们早已五体投地了,只有我们这群新人还团团转着。  “快点!”那女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如梦初醒,大家赶紧跪倒作五体投地状。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的大boos喜欢在你们中间看书,这叫亲民,在他看书期间所有人不许抬头,负责格杀勿论。”那女人的声音又飘了过来,而当她说到的时候,我感觉到旁边的人和我一样颤抖了一下。  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大boos的模样,除了他每天都会从天空飘下来看书直到我们都昏昏欲睡后才离开之外的其它时间,我们没有任何机会见到他。  他喜欢看推理小说和案卷,至于案卷是怎么来的我们就不清楚了。听说他这是子承父业,以前他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后来父亲被害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把谋害他父亲的二叔和其他串通一气的人统统给杀了,然后他便成了这一方老大。这些都是后来听叶子说的,要不然我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好不容易这位大boos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那张床也随着沉入了地下,几个形态各异的人却打开了大门走了进来。其中还有那个拿着和他一样大的大铁锤的人,他看起来并不是很强壮但却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好了,接下来是我们的晚间活动时间,来大家都嗨起来。”一个彪形大汉扛着一个特大号音响,说完之后就把他手里的音响打开了,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在这还算宽广的空间里响起,同时那犹如白昼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如果此时走进这里你会认为这是在酒吧玩乐。  “来,都嗨起来!”那个浑厚的声音几乎盖过了音响的声音,而那些“黑人”也同时跟着扭动了起来。依然是我们这一片特立独行,没有人动只是不知所措地看着。  “来,来,来,都嗨起来。”那个彪形大汉扛着他的巨型音响走了过来,一边扭动着一边示意我们动起来。  很多人都开始战战兢兢地扭动,我也是其中之一,而那少数没有加入的人,迎来的是凭空而来的鞭子。一个瘦老头,他快的像一道闪电,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一顿鞭策已经收工,被打的人痛苦地躺在地上痉挛着抽泣着。  “这是对你们轻的惩罚,如果有下一次就不是这样的待遇了。”尖锐的声音从其貌不扬的瘦老头嘴里发出,而我们每个人都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不知道跟着摇摆了多久,音乐终于停了,地面上多了几把软和的椅子(或者说是小型沙发),它们不是从天而降的,我看见几个人把它们从大门外抬了进来,零散的摆在了这个宽阔的大厅里。  所有人又跪了下去,五体投地的那种。我们也赶紧跟着学,那闪电老头的鞭子真的吓到我们了。  “我要唱戏我要唱戏。”一个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分不清雌雄,也分不清老少。于是咿咿呀呀的声音就响起来了,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女声,玩得不亦乐乎。  一股清新的味道飘了过来,我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不用抬头我都能猜出来她是谁,就在之前吃饭的时候她曾离我很近。她没有和远处的那些人打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我能感觉到她在看我,但我不敢抬头,在这种恐怖的环境下只要有稍微的动作都会迎来电闪雷鸣。  “叶子呢?叶子?叶子……”  “哇,哈哈哈哈,没想到叶子竟然也会有动情的时候啊,哈哈哈哈……”  “叶子,原来你喜欢小白脸啊!”  “瞎说,人家那明明不白好不?”  那群玩的不亦乐乎的家伙突然发现他们中间的女性不见了,慌忙寻找之际看到她在呆呆地看着一个人。  “你们一群王八蛋给老娘闭嘴,信不信老娘让你们变成太监?”她恼羞成怒,冲着他们大喊。  “我说叶子,你能不能淑女一点点?你就不怕把那个小书生吓的硬不起来了?那你以后还怎么享受性福生活啊?”  “滚蛋。”她气呼呼的起身离开了。  “唉……想当初我还追了她好几年呢,本以为她对男人不感兴趣,害得我偷偷伤心了好几个月呢!”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哈哈,河子,她喜欢的不是你这种彪形大汉,她不需要保护。哈哈哈哈!”  “就是,反正我不是她的对手,要是把她惹急了,她真能让我断根。”  “嘿嘿,我也能让你断根你信不信?”  “我说闪电,你就别拿雨点寻开心了,你就敢保证你能打过她?”  “没打过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老大说她和他不相上下呢,我看我这把老骨头还是别去招惹她的好。”  ……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她,仿佛忘记了我们这群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不知不觉我就这样进入了梦乡,梦里我回到了自己熟识的那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祥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3  “起来了,吃饭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们被从梦中拽了出来。和昨天一样,有人扛抢有人发饭,黄馒头白馒头还有一块煮的稀烂的肉。  她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同样两个白面馒头和一块肉。  “今天你们就要出工了,那里面很危险,你自己要小心。”她开口道。  我没有抬头,和昨天一样,低着头接过了她给的吃食,然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她没有走依然站在那里,我只是默默地啃着那两个馒头和那一块肉,完了之后把油手在身上抹了抹,就跟着大部队向门口走去。  一个很大的洞口出现在了眼前,那里有几辆矿车,地上放着安全帽,每个安全帽旁边放着大水杯。  “老家伙们都上车,新来的等一下,一会儿给你们交代安全事项。”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中年人指挥着,那些黑人们都爬上了前面几辆矿车,矿车发出咣当的声音朝着如恶魔之口的黑洞中开去。  “来到这里,你们就成为了半个死人,不要想着逃跑,那样你们会死的很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每个人在这里都有十五年的工作时间,每天会进入不同的矿洞挖不同的矿石。你们昨天和今天吃的东西就是一天的饭食,偶尔会有改变,但更多的时候都是这样,当然这个水杯里装的汤会经常换。”说着他把安全帽旁边的水杯拿起来在手里晃了一下。“水杯很昂贵,你们必须保护好它,每年只换这么一次,要是中途谁的坏了,那就别喝了。安全帽和水杯上的编号一样,过一段时间会给你们发矿衣,就是那些家伙穿的那个,一个月一换如果提前烂了就烂着穿。十五年后,如果你没有缺胳膊少腿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当然我们也不会亏待你们,会发给你们你们应得的工资,但是如果有人不幸在十五年间死了,或者缺了胳膊少了腿,那么对不起了,我们会直接把你扔掉。好了就这么多,你们排队领安全帽和水杯,然后上车。”  矿车里一层煤黑,我们起初都是蹲在车厢里的,可当矿车开始咣当前行时我们就蹲不住了,东倒西歪的将煤黑蹭了一身。矿车开的很快,夹杂着各种气味的风从我们脸上划过,或许我们之中大多数人是次体验这种生活,能否熬过那漫长的十五年对我们来说是个未知数。  洞顶不时地往下滴着水,除了震耳欲聋的咣当声外在这漆黑的洞穴里我们什么也听不到了。也不知道咣当了多久,只感到耳朵里嗡嗡作响,头昏脑胀晕晕乎乎中我们下了矿车,我们到了目的地,今天我们挖煤。  这里挖煤并不是用火药炸,已经清一色的机械化了。这样我们不用在地动山摇的洞穴里战战兢兢,或许他们也害怕我们用火药暴动吧? 共 69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两个诊断要点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