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连蜜莲照顾3个傻哥哥22年不放弃图

2018-12-06 19:00:46

连蜜莲照顾3个傻哥哥22年不放弃(图)

给哥哥做饭是蜜莲重要的事情蜜莲洗衣,哥哥要帮忙阳城县润城镇刘善村,清清的沁河水环绕。村边高高的土岗上,一座破旧的院落显得格外简陋,院墙上挂着几串玉米棒。这就是连蜜莲家。“该回家吃饭了!”4月1日11时30分,腰间系个大围裙的连蜜莲走到院门口,冲着院外喊。院外的土坡上,3个表情怪异的男子或坐在地上,或靠墙而立,傻呆呆地晒着太阳。他们是蜜莲的3个哥哥,都是智障,村里人习惯称其为“三个傻兄弟”。1986年,只有13岁的蜜莲开始承担照顾傻哥哥的重任,22年,生活的重担没有把她压垮:“他们都是我的亲哥哥,我不能丢下不管啊!”就是这么朴实的信念,将一个残缺的“家”支撑了22年!目前,蜜莲的困难,已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前往帮助她的人感叹:“蜜莲做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13岁挑起家庭重担“从小,我只知道父亲疼我。”看着端着大碗吃饭正酣的3个哥哥,坐在锅台上的蜜莲表情怅然。曾经,那是个“与众不同”的六口之家:母亲及3个哥哥智障,只有父亲和自己是正常人。从部队复员的父亲是村里的生产队长。“每天下地累得腰酸背痛,回到家还要照顾母亲、哥哥和我。”1986年,想让父亲吃上口热乎饭的蜜莲,小学毕业后辍学回家。她的这一决定气得父亲直骂“没出息”。当晚,回想起学校里的琅琅书声和同学们欢快的笑声,13岁的蜜莲站在院子里,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蜜莲又瘦又小,煮饭是个难题。锅太大,饭煮好后她端不动。望着一锅咕嘟咕嘟沸腾的稀饭,无助的蜜莲常常急得直哭。“幸亏总有邻居赶来帮忙,不然,每锅稀饭都得熬干。”从那时起,她便像个小大人一样每天给母亲梳头,指挥着哥哥们洗脸、吃饭,担起了家庭重任。父亲曾想“带走”憨哥哥蜜莲16岁时,父亲想给女儿找个上门女婿。“知根知底的本地人几乎没有来提亲的。外地人倒不少,可一听家里的境况,都打退堂鼓了。”1994年冬,腿肿得下不了地的父亲目光忧郁。蜜莲读懂了老人的心思。这年农历腊月十六,在一间四处漏风的窑洞里,21岁的蜜莲与见面不到2个月的胡四怀成亲。胡四怀是静乐县人,与蜜莲成亲时24岁。见到相貌清秀、温柔娴淑的蜜莲后,他同意做上门女婿。婚礼上,看着强打精神的父亲露出久违的笑容,蜜莲心里塌实了许多。婚后没几天,蜜莲父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临终前,父亲吃力地看着守在病床前的蜜莲:“闺女,爸怕是不行了。爸这一辈子没给你留下什么,却给你留下一大堆的累赘……”“听话,爸走后,买包老鼠药给那三个憨哥吃下,我要把他们一起带走。一个憨妈已经够拖累你了,留着他们迟早会把你拖垮……”话音刚落,父亲就停止了呼吸。腊月廿六,村里不时传来鞭炮声,蜜莲却陷在悲戚之中。在亲戚及邻居们的帮助下,父亲入土。坟前,纸钱在寒风中起浮、摇曳,哭成泪人的蜜莲好久也没起来,她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这个家不能散!”“送走她爸后,她大病一场,一躺就是十几天。”胡四怀对发生在14年前的事至今仍历历在目。清醒过来的蜜莲,眼看到了守候在床边的满脸焦虑的四怀,而卧病在床的母亲及3个哥哥正眼巴巴地等着她做饭呢。虚弱的蜜莲吃力地坐起来,紧紧握住丈夫的手:“爸不在了,这个家不能散,我们要把日子过下去,照顾好母亲和哥哥们。”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村里的小铁厂、建筑工地、货场,到处留下四怀忙碌的身影。而蜜莲,一年四季到地里挖野菜,连别人扔掉的白菜帮也捡回来腌成咸菜吃。平常每天餐餐稀饭,只有过年才能买袋大米,一家人饱饱吃上一顿。蜜莲的三个哥哥虽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可饭量却出奇得大。“不管是什么饭,每人每顿要吃3大碗。他们不知饥饱,没人看着会一直吃。”怕撑坏了胃,每次吃饭蜜莲总要盯着他们。家里仅有三亩薄田,“收下的粮食,根本不够全家人吃。”3个憨哥哥的理发、剪指甲、刮胡子,都是蜜莲的事。遭罪的是为他们洗衣服。如今大哥已过40岁,两个双胞胎哥哥也都30多岁。3个哥哥总是形影不离,一起嬉笑打闹,经常玩得忘了回家。一次,三人不知在外面吃了什么,回到家后一起腹泻,连着两天,衣服、被子里全是大便。蜜莲虽然心里有气,却只能默默地收拾污秽,再给哥哥们换洗衣服。地里的农活,三个傻哥哥什么也不会。一年秋天,地里的玉米还剩一半没收,四怀在外打工,蜜莲不想麻烦别人,带着3个哥哥去地里背玉米。她把掰下的玉米棒子装入口袋扎紧,再一袋袋扛到地头放到哥哥背上,然后,自己也背起一袋,带领哥哥们排着队一袋袋往家背。没送两趟,就下起了大雨。鞋带没系好的大哥一个趔趄滑倒,玉米洒了一地,大哥在泥泞中挣扎了半天才爬起来,冲着蜜莲咿咿啊啊。蜜莲的眼泪哗哗流下来,坐在地上大哭。不怕累的蜜莲,却怕哥哥们在外受欺负。一次,大哥帮村里人打水,不小心摔了一跤,桶跌破了,被人狠狠打了一顿。换上干净衣服后,蜜莲次冲着哥哥大发脾气,可一脸天真的大哥却直冲着妹妹傻笑,还从口袋里拿出了半个馍给她吃。“不该对哥哥发火,哥哥不是什么都不懂,哥哥知道疼妹妹的。”蜜莲抱着大哥失声痛哭。之后,无论遇到什么委屈,蜜莲再也不拿哥哥们出气了。“他们是我哥哥啊!”“对不起”是蜜莲对丈夫说得多的3个字。“结婚14年,对不起的就是丈夫。”而四怀也认为妻子对哥哥们的重视超过了自己。一天,在外忙了一天的四怀又累又饿,很想吃口干饭。可回家一看蜜莲仍做的是稀饭,三个哥哥一碗接着一碗喝,四怀没来得及喝完一碗,锅就见底儿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养头牛给它喂些干草还能犁地呢!”忍无可忍的四怀把碗重重地摔在地上,摔门而去!“三个大男人,每天什么都不能做,只知道吃,我有时候也看着心里堵得慌,换了谁都会受不了的。”蜜莲心里明白:自打进了这个家门,丈夫做得无可挑剔。几次看到饭少,丈夫吃几口就说吃饱了,“他那是在给我省一口吃的呢。”次日,一晚上没合眼的蜜莲找到丈夫:“你是个好人,是这个家对不起你。你非要走,我也留不住你。但我不能丢下家不管,他们是我的亲哥哥啊!我是他们惟一可依靠的亲人!”望着眼含热泪而无助的妻子,四怀的气全消了:“咱回家吧。妈和哥哥还没吃饭呢。”1999年,生了小女儿的蜜莲身体很弱,已没精力照顾三个哥哥。经人介绍,三个哥哥去给人放羊,没有工钱,只管吃住。小女儿满月后,看着天越来越冷,蜜莲想把哥哥们接回来。为此夫妻俩又发生争执,四怀摔门走了。艰辛的生活没有压垮蜜莲,但丈夫的言辞让她绝望:望了一眼襁褓中的女儿,她将一包老鼠药倒入嘴里……蜜莲至今都感到奇怪,挽救自己生命的竟是智障的母亲。“幸亏母亲的喊声惊动了邻居,才把我送到医院抢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蜜莲睁开眼,看到的是四怀红肿的眼睛。“我明天就去把哥哥们接回来。看看咱们的女儿多好,再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闻听此言,蜜莲抱着丈夫痛哭失声。2006年,在蜜莲照顾下,71岁的母亲溘然长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今年3月11日,连蜜莲照顾三个傻哥哥的故事被当地媒体披露。到任不久的晋城市委书记张茂才亲自批示过问蜜莲的生活。3月15日,晋城市委副秘书长,市民政局局长用车拉着米面油及衣服、被褥等生活用品和慰问金赶到刘善村。3月17日,阳城县残联送来一台洗衣机,让蜜莲专为三个哥哥洗衣服用;县劳动部门安排胡四怀去某企业工作;县民政部门为她的三个哥哥办理了五保手续,今后,每人每年将得到1400元救助;一位好心人找到她,放下5000元后悄悄离开;一位不留姓名的企业老板表示,愿意承担蜜莲两个女儿直至大学毕业的一切费用;阳城县某旅游公司董事长专程送来大米、白面,临走时又放下2000元,嘴里不住地说:“蜜莲做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她太了不起了。”繁重的家庭负担和巨大的生活压力,让蜜莲习惯了以沉默面对艰辛。面对众多好心人的关怀,苦撑了22年的蜜莲每次都激动得泪流满面:“我真的没做什么大事,照顾三个哥哥是我应该做的!”员 白军社 刘艺如果您认为今天的特稿可读性强、有警示意义,请拨打,或文尾数字编号发送短信推荐好稿。联通和小灵通用户发送至,移动用户发送至,您将有机会获得本报热心读者奖,奖金100元。

儿童综合发展评价系统
真空泵维修
充气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